搜索

周春蘭:農民作家辦起“悅讀之家”

發布于:2019-11-06 11:40   作者:陳欣瑤   來源:農民日報

本報見習記者 陳欣瑤

在“悅讀之家”認真工作的周春蘭。

仲秋時節,鄂西北的丘陵崗地金紅錯落,美不勝收。在湖北省襄陽市襄州區龍王鎮的柏營村,以當地農民作家周春蘭之名命名的農家書屋“春蘭悅讀之家”迎來了充實的新一天。

自2012年在家門口辦起農家書屋之后,周春蘭又志愿當起了留守兒童愛心服務站的管理員。在給鄉親們帶來閱讀便利的同時,“悅讀之家”也吸引了一大批孩子前來學習、玩耍,接受課外輔導。2016年起,周春蘭每年自費開設“希望之家”暑期班,讓留守兒童有了“第二個家”。作為土生土長的鄉村文化人,周春蘭先后獲頒“實干興鎮十大標兵”稱號與“襄陽百杰”提名獎,更在2016年底當選為襄陽市人大代表。任期內,自覺在政府與群眾之間充當“橋梁”的周春蘭攬過了民俗史料的整理工作,為龍王鎮《龍王文化故事散記》的成書做出了不可或缺的貢獻。

道地農婦 農民作家

周春蘭出生于1964年,是個道地的農家女。1986年婚后,為養老哺幼而終日操勞的周春蘭同時遭遇著家庭矛盾與鄰里沖突的困擾。兩相煎熬之下,從小便喜愛文藝的周春蘭提筆抒懷,在兒子們用剩的作業本上記錄著自己的不平與愁苦。小詩、散文、短篇小說,周春梅的作品陸續變成鉛字,更堅定了她寫作的志愿。2012年,在著名女作家方方的關切下,周春蘭的第一部長篇小說《折不斷的炊煙》正式出版。為了完成這部長達24萬字的作品,初次使用電腦的周春蘭從小學一年級的拼音課本學起,將家中的《新華字典》也翻得破破爛爛。

隨著“作家周春蘭”的橫空出世,鄉親們對她的態度由取笑走向了尊重。“我寫作的初衷就是改變人們對我的看法,”周春蘭說,“沒想到,不僅人們對我的看法變了,我認識世界的方式也變了。”在審視自己的過程中,周春蘭重新理解了“尊嚴”的含義。“比起怨天尤人,我學會了寬容和珍惜,”她對記者描述著新的生活觀:“想告訴廣大農村婦女同胞,自強、自信、自新的路就在我們腳下。”

文化天地 悅人悅己

在周春蘭的帶動下,柏營村里讀書練筆的人越來越多。為了讓鄉親們進一步感受到文學與閱讀的美好氛圍,也為了給越來越多的留守兒童提供一個娛樂學習的去處,周春蘭打算騰出自家的一間屋子,以便“專房專用”。這個想法立即得到了鎮里的積極響應,柏營村農家書屋遂在周春蘭家的院墻外拔地而起。眼下,開辦已6年的“悅讀之家”既是村民的“文化天地”,也是孩子們的“假日天堂”。

一開始,好奇的村民們進進出出,想從一本本書中追溯“作家周春蘭”的成長之路。不久之后,他們發現,書屋里不僅藏著前沿實用的農業技術,也藏著調和矛盾、疏解困惑的感性知識。有一年天候干旱,村里的蝸牛養殖戶遇到了繁育困難。無計可施之際,正是“春蘭書屋”的科技圖書為她提供了解決的辦法,也正是數字網絡教給了她應急的措施。與此同時,在周春蘭的提示下,村里苦于婆媳矛盾、夫妻沖突、母子隔閡的人們都會來到書屋,從生活故事與文學世界里尋找幫助。村民們紛紛說,他們在書中讀出了自己從未想到過的答案——“換位思考”。

與大人們的欣悅相映襯,常年與父母分離的留守兒童們更是在書屋里綻開了久違的笑顏——周春蘭帶著他們讀書游戲,將書屋打造成了“第二課堂”與“另一個家園”。“像《三字經》《弟子規》這樣的傳統文化典籍,我讓孩子們讀三遍,抄三遍,最后再默寫。這樣既能培養他們讀書的韌性,也能給他們加深記憶。”在誦讀古典之余,周春蘭按照年齡差異給小讀者們分組輔導作文,還讓孩子們依興趣自主選擇閱讀內容與游戲方式,用另一種方式做到了“因材施教”與“寓教于樂”。“每逢節假日,村里的小孩幾乎全天都在這里,”周春蘭小麥色的面龐上露出了樂在其中的慈愛神情,“有時候我剛送前一撥回家,還沒來得及燒火做飯,新一撥孩子又來了。”

希望家園 心心相惜

為了深度呵護留守兒童的身心健康,2016年,第一次暑期“希望家園”開班了。村里10多名三、四年級的學生在周春蘭的輔導下溫書作詩,別有一番樂趣。2018年7月,趁著在襄州區參加文學交流會的機會,周春蘭促成了襄州文學院“走進龍王”的公益講座,為孩子們帶來了一次詳解《西游記》人物特色的生動活動。講座當日,擔心老師們找不到路的周春蘭早早便頂著烈日、迎著塵土,等在了道旁。“孩子們能聽到這樣的講座,太難得了。”回憶起當時用自家床單做投影屏幕的插曲,周春蘭笑著補充道。

“這樣的閱讀體驗,不僅能給予他們傳統文化啟蒙,還能給他們很多人生指導。”周春蘭解釋著籌劃兒童文化活動的初衷:“即使現在他們還不懂,隨著一年年長大,感受就會越來越深。”

回望寬敞明亮的春蘭書屋,只見書柜里擺滿各類讀物,水泥墻上貼滿了村里孩子們的圖文作品。窗欄邊,一塊“心愿園地”尤其引人注目——寫著孩子們各式愿望的紙條隨風輕擺,等待有心人的“認領”與關懷。小到新玩具、深至“倍思親”,周春蘭為這些星星之愿題下了溫暖人心的引語——“我來幫你實現,你的小小夢想”。談到當下生活節奏與經濟條件的雙重“緊張”,周春蘭毫不猶豫地說:“時間一點一滴積累起來,總是有的;文學和公益盡管不能養家糊口,卻是我的精神寄托。”

左手拿鋤,右手握筆;滿眼百姓事,一心為故鄉。眼前的周春蘭發髻隨意,衣著簡樸,始終保持著勞動者的誠懇與敦厚。在以文學尋找生活方向的同時,周春蘭也不斷改變著當地的文化生態。隨著新一代“知識農民”登上鄉村振興的舞臺,越來越充實的不僅是柏營人的文化生活,更是他們心中的獲得感與幸福感。

責任編輯:于婷婷
法国网球公开赛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