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貴州薏仁米的世界之旅:走向全世界人民的餐桌

發布于:2019-10-13 09:24   作者:劉久鋒   來源:中國農網

“政府為我們提供種子、肥料等,現在村里基本每家都種,我們村大概4000多畝,現在全世界的人都可以吃到我們村種的這‘一顆米’嘞!”貴州省興仁市下山鎮茅坪村的湯洋高興地說。

世界薏仁看中國,中國薏仁看貴州,貴州薏仁看興仁!

 

豐收的薏仁米

近年來,薏仁米這個生于貴州黔西南,長于黔西南的小小的“一粒米”,憑著優良的品質迅速發展壯大,跨過高山,越過海洋,勇闖國際大市場,占據了全球同行業市場份額的70%以上,成為了名副其實的世界薏仁米“行業翹楚”。

種子賣出去,薏仁買回來

薏仁又叫薏米、五谷子、薏苡、回回米、米仁、薏苡仁、苡仁、六谷米等,是我國傳統的糧藥兼用作物,蛋白質含量平均比稻米、小麥、玉米等高5%-8%,脂肪含量高2%-5%。由于營養價值高,既可以做成粥、飯及各種面食食用,又可以作為中老年人日常滋補的佳品,兼具食用、藥用、美容價值。隨著世界各地人們對薏仁米的認知度越來越深,需求越來越大,其經濟價值也越來越高。

薏仁米是黔西南州重點特色農業產業,因為優越的地理氣候條件,興仁成為全國薏仁米主產區已有400多年,被稱為“中國薏仁米之鄉”。據《后漢書·馬援傳》記載,興仁及周邊地區種植薏仁米的歷史有近2000年。經過不斷的培育和馴化,薏仁米成為這片土地上的先民賴以生存的優良農作物。

 

參加薏仁博覽會的代表仔細對比不同品種的薏仁米

過去由于交通、信息閉塞,經濟相對落后,人民生活水平較低等因素,薏仁的價值和作用并不被人們重視,僅限于零散種植,自種自吃。上世紀80年代,隨著改革開放的春風吹進山門,人們開始了薏仁米的分散加工和對外銷售。近40年來,黔西南州薏仁米行業不斷發展壯大,從種植、加工到市場營銷,每一道工序,每一個環節,都在時間的推移中層層蛻變。

“這里是全球重要的薏仁米加工集散地,每年從這里流向市場的薏仁米占全球70%以上。”興仁市委副書記馮子健說。

盡管如此,興仁薏仁米仍供不應求。馮子健說,薏仁米品質穩定、市場巨大,有做大做強的潛力,且符合黔西南州打造民族特色山地經濟創新示范區的發展定位,極有可能發展成為貴州重點特色產業。

由于薏仁米市場需求量大,黔西南州的薏仁米種植面積無法滿足市場需求,于是興仁市積極響應“一帶一路”倡議,把薏仁米種到了緬甸。

2016年10月,黔西南州組織一批企業到“一帶一路”沿線國家開展合作考察調研,與緬甸佤邦政府達成了合作意向。“緬甸薏仁米的種植和加工技術滯后、缺少銷路,但是那邊地價、勞動力便宜,雙方正好優勢互補。”馮子健說。

2017年年初,佤邦勐能縣出資600萬人民幣購進薏仁米種子,收成后運回興仁市加工再出口。

延長產業鏈,精深加工增效益

賣出種子,買進薏仁米,最終目的是為了深加工之后再賣到全球。薏仁米就像在進行一場環球旅行。但想要成功搶占國際市場,貴州薏仁米必須要延長產業鏈條,樹立自己的品牌,增加效益。

薏仁吊漿掛面、紅豆薏仁粉、貴州薏仁酒……

走進貴州仁信農業開發有限公司,產品展示區擺放著各種薏仁米產品。

“谷子收進來后,通過烘干、脫殼后,就成了黃米。黃米再通過拋光、水洗、甩干、分級后,才是裝袋的白米。”貴州仁信農業開發有限公司湯進說,薏仁米的整個加工過程,要經過十多道工序。

從賣谷子到賣黃米,從賣黃米到賣白米,從賣白米到賣精米,從賣精米到賣產品,興仁薏仁米的產業鏈不斷延長,附加值不斷提升。

 

參加薏仁博覽會的代表在了解不同的薏仁產品

產業要發展,種植、加工、銷售每一個環節都至關重要,品牌的建設尤為關鍵。為打造過硬品牌,樹立良好用戶口碑,黔西南組織農科人員實施了良種繁育項目,對“黔薏苡一號”“黔薏苡二號”進行提純復壯,并以此為基礎帶動全州薏仁的規范化種植。同時推動加工企業技改和重組升級,貴州聚豐薏仁集團、貴州匯珠薏仁集團、貴州薏米陽光公司等一批龍頭企業獲得了食品質量安全市場準入“SC”證,“晴隆糯薏仁”獲得了國家商標總局頒發的地理標志商標。

現在,興仁市有精深加工企業561家,匯聚了周邊縣市和云南、廣西,以及越南、緬甸、老撾、柬埔寨等東南亞國家薏仁米,年加工量約 40 萬噸。產品主要銷往國內各大城市及香港、臺灣地區,出口到韓國、日本、英國、美國、澳大利亞等世界各地,綜合年產值達50億元,占全球同行業市場份額的 70%以上。

興仁已成為全國乃至全球最大的薏仁米種植基地和產品加工集散中心,牢牢掌握了全球薏仁米的定價權。

產業發展,一粒薏仁幸福一城

在黔西南如火如荼的脫貧攻堅戰中,產業扶貧是一個重頭戲。要實現穩定脫貧,發展產業是關鍵。

如何用好這“一粒米”解決貧困群眾脫貧的問題?為凸顯薏仁產業在扶貧開發中的作用,拓寬薏仁米產業扶貧路子,黔西南州以興仁市為核心區,將周邊的安龍縣、晴隆縣、義龍新區以及貞豐縣、普安縣部分區域建立薏仁生態經濟區,探索出了一系列扶貧模式,創新利益聯結機制,形成了“基金扶持、訂單幫扶、股份合作、托管經營”等產業精準扶貧模式,小小的薏仁米,已串起了一條脫貧的產業鏈條。

“我家光種植薏仁,收入就有1萬多元,再加上其他副業收入,一年就摘掉了‘貧困戶’的帽子。”硐坪村村民韓永運介紹,政府免費提供種子、化肥,又有公司保底收購,農民只管種,“省心得很”。

 

因種植薏仁而富裕起來的新農村

目前,依托薏仁生態經濟區,黔西南已安置異地扶貧搬遷移民2萬多人,發展產業帶動就業近20萬人,實現就地城鎮化2萬多人。全州種植的66萬畝薏仁米,產量達20萬噸,產值10億元,覆蓋了近20萬戶60多萬人,帶動貧困人口4.7萬人。如今,薏仁產業已成為黔西南脫貧攻堅戰中最為重要的扶貧產業之一。

小小的“一粒米”,憑借優良的品質和完整的產業鏈、先進的加工技術,插上現代化的翅膀,從深山飛向了全球消費市場,造福全球消費者,更成為了當地百姓脫貧致富的好產業。

責任編輯:于婷婷
法国网球公开赛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