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綠色農場的農耕夢

——探訪湖南寧鄉市金旺村田園牧歌農場

發布于:2019-06-18 10:02   來源:農民日報

小龍蝦上市旺季,王美春(左三)和兒子喻超(右一)在田園牧歌農場小龍蝦養殖基地起蝦。

寧讓自己忙得“五月暈”,也不能讓小龍蝦得了“五月暈”。五月,湖南已進入炎熱季節,正是引發小龍蝦“五月暈”病害的高發期。為了不讓小龍蝦“五月暈”,湖南省寧鄉市回龍鋪鎮金旺村田園牧歌農場技術負責人王建書蹲守在蝦池邊,監控龍蝦生長的一舉一動。

他的外甥喻超則忙著銷售。身為田園牧歌農場的總經理,喻超將更多的小龍蝦經營者成功拉到蝦池邊“搶”蝦,同樣“聞蝦而來”的還有許多城里來的“吃貨”。

起蝦不到3小時,在田園牧歌農場餐廳里,作為田園牧歌農場的董事長,喻超的媽媽王美春將美味生態的小龍蝦送到了吃貨們的舌尖上。

這是一個湖南典型的家庭農場,也是湖南省政府“農業百千萬工程”培育萬名家庭農(林)場示范場的成果。自己負責管理后勤、兒子負責市場銷售、弟弟負責生產技術,各盡其責,各展其長。

水底魚蝦肥,水上稻花香;田邊耕牛歸,岸上飯菜香……這是一個農家重塑的田園牧歌圖景,更是一個新型農業經營主體傾心打造的綠色農場農耕夢。

農場姓“農”:規模經營盤活千畝山地資源

10多年前是洗腳上岸,穿著靚裝到廣州賣衣服;2012年又卷起褲腿,返鄉務農。王美春說,之所以重返農村,因為她心底里裝著的是田園牧歌夢。

在王美春的記憶中,兒時的農村應該是“牧童騎黃牛,歌聲振林樾”的田園牧歌景象。但她美好的印象在10多年前被打破:道路沆洼、房屋破敗、農地荒蕪。當時種田還沒有實行機械化,需要借助勞力用牛耕田,但村里青壯年都外出打工,許多田地被拋荒了,牛耕田景象也逐步淡出了視野。

為了實現田園牧歌夢,返鄉后的王美春重新開荒墾地、種田種菜。當地農業生態資源較為豐富,離縣城也只有二三十分種車程,王美春在自家的院落辦起了田園牧歌農莊。

由于經營有方,2013年,以餐飲為核心的農莊一年有近百萬的經營收入。但富起來的王美春總覺得少了點什么。她打電話和在外地名企上班的兒子喻超商量。上過大學、學了新聞的喻超告訴媽媽:個人富了,村民卻沒富;自己的田耕作了,大片田還是被拋荒;自家的屋場小環境整得像個農莊了,但村莊大環境卻還是臟亂差。

在兒子的建議下,2013年,王美春將田園牧歌農莊改名為田園牧歌農場。一字之差卻差之千里。和當時許多農莊一樣,田園牧歌農莊玩的是老三樣:吃飯、釣魚、打牌;而王美春決心要興起新三樣:吃綠色的飯、釣生態的蝦、看農耕的景。

但在當時,不少農場租給城里人經營,或引進資本搞變相土地開發。出身農家的王美春決心農場要姓“農”。在她看來,一要以農民為主體來辦農場,二是管理經營全靠親戚來幫襯。

2014年,她首先將27歲的兒子喻超勸了回來,跟她一起經營農場。但讓王美春沒想到的是,兒子一回來就和她“杠”上了。喻超認為,一方面,農場不同于農莊,不能小打小鬧,不能有場無業,而是要適度規模經營發展特色產業;另一方面,農場雖要姓“農”,但現代農場經營管理卻不能過分家族化,專業的事應該請專業的人來干。

2015年,喻超瞄準的首個核心產業是在金旺村發展600畝左右的稻漁綜合養殖:稻蝦輪作、稻魚共養。為了專業化生產,喻超花了比農場普通生產人員高1倍的工資,將精通稻漁養殖技術的福建人鄧炎華請到農場做生產主管。為了做到適度規模經營,鄧炎華以30畝為1個生產單元,每個生產人員負責2-3個單元的生產技術和日常管理。如今,農場固定的員工達到13人,本地農民和從外地聘請的專業技術人員各占一半,改變了原來單一的家族管理、本地用工模式。

在這樣的規模化經營、專業化生產下,農場稻蝦輪作面積達到1200多畝、稻魚共養面積也有300多畝。此外,喻超還流轉土地80畝種起了當季蔬菜;開荒60畝山地,種植了8個品種的四季果樹。

田中蝦魚肥,旱土蔬菜綠,漫山林果香,一個望得見山、看得見水、記得住鄉愁的現代家庭農場橫空出世。寧鄉市農業農村局副局長余培良認為,“田園牧歌”不僅形成了稻漁綜合種養的寧鄉模式,實現了生態種養、產品銷售、餐飲休閑、鄉村旅游四大業態全產業鏈式經營;而且在田園牧歌農場的帶動下,寧鄉市發展稻漁綜合種養產業面積超過1萬畝,推動了整個產業的規模化發展,取得了很好的經濟效益和社會效益。

農場造“綠”:以綠色生產促城鄉居民綠色消費

“很多人問我,田園牧歌農場的主打顏色是什么?我的回答是綠色。”在喻超看來,農場要做到全過程綠色,只有以綠色生產促城鄉居民綠色消費綠色享受。

一方好水才能養好魚蝦,稻蝦綠色生產從引用好水開始。喻超從黃材水庫下游引水養蝦,確保小龍蝦生活的水域水質優良。水庫水引渠到稻田蝦溝后,水質容易渾濁,為了凈化水質,每年水稻收割完之后,鄧炎華都要生產人員將稻田覆水50公分以上,便于小龍蝦繁殖和水草的生長。來年1-2月份,就開始在蝦溝人工種植水草。“種水草很講究,行距不能太密,一般10米栽一行水草;水草一般種植伊樂藻、輪葉藻。”鄧炎華介紹,適度種水草既能給小龍蝦提供一個棲息的場所,同時這些水草也是小龍蝦天然的餌料。

黃豆是小龍蝦飼料中植物性蛋白質主要來源。因此,喻超選用黃豆作為主要飼料來喂養小龍蝦,結果喂養的小龍蝦生長更快,個頭更大,品質更高。

稻蝦生產全過程綠色,稻魚養殖也不含糊。為了讓魚真正成為消費者天然的“營養寶庫”,喻超從浙江引種“甌江彩鯉”,這種純天然、純生態的稻田養魚被認定為世界農業文化遺產保護項目。“不少地方稻田養魚是‘洗澡魚’,鯽魚從水庫、池塘里養了一段時間后放到稻田里就成了禾花魚;而浙江這種‘田魚’全過程自然生長在田里。”喻超認為,“田魚”才能養殖成為真正的禾花魚。為了提高田魚對寧鄉本地氣候、環境的適應性,農場從浙江買回種魚在本地孵化,孵化成功后將魚苗投放到稻田里自然生長,這種“田魚”顏色艷麗,食用價值和觀賞價值都高。

無論是稻蝦還是稻魚,養殖基礎都在“稻”,稻才是稻漁養殖的天然“溫床”。在常規種植郁金香等優質稻之外,喻超還引進了巨型稻種植。農場去年采用了巨型稻立體種養模式,遵循自然界當中生物之間共存共生的規律:借助巨型稻株形高大、稀植、葉茂、冠層高等特點,為稻田套養的魚和蝦提供保護屏障,讓它們獲得一個良好的棲息環境,而魚、蝦排出的糞便,則為巨型稻的生長提供了有機養料。在這一模式下,巨型稻在沒有噴農藥、施肥的情況下可以提升產量,魚和蝦的存活率也明顯提高,這就增加了土地的利用率,環保又高效。

雖然種植巨型稻畝產只有900斤,種植成本也很高,但為了讓魚蝦更加健康生長,喻超今年還是打算種植30畝巨型稻。

綠色生產帶來了綠色消費。由于魚蝦生態優質,加上在農場餐廳里及時烹飪新鮮味美,食客們慕名而來,一盤含5種吃法的全蝦宴收費1388元,新鮮的禾花魚128元/份,既讓游客大飽口福,又帶動了農場及周邊農戶增收。

游客在嘗鮮之余還能享受綠色環境,到農場蔬菜基地摘新鮮蔬菜,在牧歌山上采摘當季新鮮水果,一邊在山上散步賞景,一邊嘗果品鮮,體驗農事之樂,感知農場之美。(張振中

 

實習編輯:張小倩

法国网球公开赛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