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村社合一”如何壯大鄉村產業

——湖北荊門市沙洋縣探索村黨支部領辦合作社模式觀察

發布于:2019-06-18 09:46   來源:農民日報

拾回橋鎮老山村路翔合作社分紅。

曾集鎮草坪合作社豐收,社員抓緊收獲。

湖北省荊門市沙洋縣地處江漢平原與鄂西北山區結合部,2016年以前,與許多中西部地區農業大縣的農村情況類似,這里村級集體經濟普遍薄弱,負債村占比很高。大多數農村基層黨組織沒有多余的錢發展村級公益事業,與發揮核心引領的地位不相適應。

為破解農村經濟發展和基層黨建工作中面臨的難題,沙洋各村做了很多嘗試。2015年2月,沙洋縣拾回橋鎮老山村黨支部帶領農民發展專業合作社,推行“村社合一”,在壯大村級產業等方面發揮了積極作用。

2016年初,沙洋縣委提出整縣推行“村社合一”的老山村經驗。沙洋縣委組織部長周明介紹說,“村社合一”不同于傳統的合作社,是由農村黨支部通過引領合作社發展,實行組織領導“合一”、經營管理“合一”、利益分配“合一”,“三合一”帶領廣大群眾共同致富,促進村級集體經濟發展。其做法有效壯大了鄉村產業和村級集體經濟,帶領貧困戶脫貧增收,增強了基層黨組織的服務功能。

源起:從“三無”到“三讓利”的老山村

老山村水源灌溉條件差,交通設施不便,是拾回橋鎮僅有的兩個省級貧困村之一。

“剛回到村里,發現村里一無資金積累,二無產業支撐,三無集體資源,如何強村富民?”2014年回村當選拾回橋鎮老山村支部書記的陳學新說,他原在外經營油氣運輸,在鎮黨委和村里老黨員的動員下,他帶著強村夢想回到村里工作。

隨后的市場調查中,陳學新了解到村集體基本沒有收入,還欠外債170萬元。村里沒錢,很多事想辦辦不了,老百姓有怨言,基層黨組織渙散,戰斗力無從談起。同時,他還發現,從生產廠家到村里的農資零售,層層加價,農民生產成本高。

2015年2月,陳學新帶領的村黨支部,探索以“村社合一”的方式成立了專業合作社,首批40戶村民入股,股金從1萬元到6萬元不等。與一般農民專業合作社由能人或大戶管理不同,老山村黨支部引領的合作社是由村“兩委”負責運行管理,黨支部書記任合作社理事長,其他“兩委”干部為合作社理事或管理人員,在合作社中不領報酬,只以社員身份參與分紅,每季度至少公開一次合作社社務和財務。

老山村黨支部引領的合作社實行“三讓利”服務群眾。一通過團購種子、農藥、肥料等生產資料,以低于市場價賣給社員;二是將社員中的技術員、農業機械、富余勞動力整合起來,成立了農資購買、生產服務、土地托管、監督管理四個小組,低于市場價為社員提供農機噴藥、機械收割等技術指導和服務,并探索合作社內部資金互助,提供土地托管或半托管等社會化服務項目;三是對社員生產的農副產品集中售賣,提高售價。合作社的年利潤用于村民分紅、村集體收入和合作社發展留存各占三分之一。

“如今,除去常年外出務工的,老山村大半以上村民加入了合作社,146戶貧困戶全部納入,從村民到‘股民’,帶來的不僅是身份上的變化。”陳學新感嘆說,以往村里開會往往人到不齊,現在以合作社的名義通知開會,一下子都來了,組織凝聚力大大增強。

推廣:平衡三方利益,村集體必須參股

2016年初,沙洋開始整縣推行“村社合一”的老山村模式。村集體參股合作社,集體、合作社、社員三方利益如何平衡?

一般的農民專業合作社是由群眾自發的個體經濟組織,村集體不參與合作社的經營。沙洋縣村黨支部領辦的合作社實質上是一種集體參股的經濟組織。村集體通過集體“三資”等入股程序,與社員結成經濟發展共同體,將集體和社員的資金、土地、農機等資產資源整合起來,統一調配、集中使用。

在沙洋縣,村集體參股合作社的方式主要有三種:一是用村集體閑置資產、資源或項目資金入股;二是用村集體流轉的外出務工經商人員、年老體弱群眾以及部分村民土地入股;三是用爭取的包聯單位、企業或外出成功人士等社會捐贈資金入股。在實際運行中,第一種參股方式風險適中,推廣最多。出資構成上,村干部個人可按5%至10%比例出資,任何社員出資比例不得超過20%。

“在支部領辦的合作社中,村集體的持股比例以10%-20%為宜。過低,對于帶動村集體增收的效果不大;過高,則影響了社員分紅,若經營不當會導致集體虧損而形成新的債務。”沙洋縣縣委組織部副部長楊維旭說,為避免合作社出現“空掛”現象,沙洋將“村社合一”作為各村黨支部年度履職盡責考核的重要內容,從組織領導、運行機制、服務內容、發展規模、發展成效等五個方面實行量化考核,考核結果按20%的比例與村“兩委”干部工資掛鉤。

沙洋縣曾集鎮金雞村是一個省級貧困村,2016年前是一個集體經濟空殼村。2016年底,村黨支部引領合作社發展,流轉村民土地1083畝種植水稻。

金雞村黨支部書記王明群介紹說,當時很多群眾都在外務工,村里的土地大部分閑置,合作社流轉過來集中耕種。第一年資金有限,村集體以扶貧包聯單位資助的項目資金入股,加上14戶黨員骨干戶的股金,支付了群眾的土地流轉費用后所剩無幾了。但因為是村支部引領的,有信譽,周邊的商戶都愿意將肥料、農藥等預支給合作社使用。如今,合作社運轉良好,帶動104戶社員人均增收3500余元。

成效:產業旺農民富基層黨組織有力度

村黨支部領辦的農民專業合作社,更側重于為群眾提供服務,同時,還可以為社員爭取到從農資生產廠家、農產品加工企業或營銷大戶那里獲得返利收益。不僅發展壯大了村級產業,帶動群眾降本增收,還增加了集體經濟收入,補齊了基層黨組織作用發揮難的“短板”。

在“村社合一”的引領下,沙洋縣各村黨支部以合作社為平臺,立足資源特色和產業優勢,真正站在了農村經濟發展的最前線,進一步拉近了黨群干群關系。農村無職黨員在合作社運轉中亮身份,在解決群眾生產困難中作貢獻,帶動村集體年均增收3萬多元,進一步樹起了黨員的先鋒旗幟。

沙洋縣李市鎮光芒村黨支部領辦的光馨蔬菜種植專業合作社,實行“支部+合作社+基地+農戶”的產業發展模式,村集體年底可分紅5萬元左右。

拾回橋鎮七里村黨支部領辦的合作社,按照以服務為主,以盈利為輔的原則,覆蓋2223畝面積,為村民提供產前、產中、產后一體化服務,與之前相比,合作社統一購稻種每斤低于市場價10元,油菜籽種低于市場價4元/包,兩季肥可節省35元,全年打農藥節省開支35元。2019年將生豬、家禽、水產、再生稻、無公害蔬菜種植,納入合作社經營范圍。

推行“村社合一”,為新形勢下農村基層黨支部引領農村經濟發展、促進富民強村提供了重要參考。沙洋縣縣長劉克雄表示,實行“村社合一”,要充分發揮村級合作社、致富能人等帶動作用,發展新型集體經濟,利用能人大戶的發展經驗和產業技術,采取貧困戶以生產要素入股等形式,帶動困難群眾發展特色產業增產增收,為沙洋縣走在江漢平原振興發展示范區前列打造硬支撐。(何紅衛樂明凱

 

實習編輯:張小倩

法国网球公开赛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