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一心做好良心醬油

——記四川省一等傷殘軍人、醬人老爹張仲安

發布于:2019-06-03 18:04

坎坷人生志更堅  鉆研科技創富路

張仲安出生于1947年,在他不到兩歲時母親被活活的餓死,在他跟著外公外婆長到大約12歲時,正逢國家三年困難時期,他的外公外婆又因饑餓而死離他而去。從此,張仲安自12歲起就開始獨立生活。苦澀的童年,讓他意識到只有努力讀書才有可能彌補自己的先天不足。

鉆研科技孜孜不倦

翠微“無鹽醬油”新聞發布會

翠微產品“醬人老爹”

生活的逼迫使他十多歲起就割草養豬,靠養豬賣來的錢交學費、過日子。上世紀六十年代,他就提著雞蛋到彭縣建曲廠拜師學制曲技術搞發酵飼料養豬。在養殖上他先后拜過四川農業大學曾凡同教授,甘肅農業大學李朝松、王小陽教授,西南民族學院黃懷召教授為師……在那個艱難困苦的年代,張仲安不僅學會了用中藥曲發酵飼料搞養殖,還有幸從這些教授中學習了最早起源于法國的瘤(牛)胃微生物發酵技術。后來,由于當時特殊時期的歷史原因,張仲安只讀到高中一年級就終止了學業。1969年10月,他和老伴邱素枝結為了夫妻,當年11月,他又響應祖國的號召,離開了新婚的妻子,走進了軍營。

也許張仲安的一生注定要經歷諸多坎坷之路,命運之神給予了他一連串冷酷無情的打擊。在部隊服役的10年時間,他先后四次因公身負重傷,經過五次手術,四次報病危被評定為一等傷殘軍人。在解放軍總醫院因腦外傷癱瘓在病床上,醫生通過檢查發現他患了淋巴癌,認為手術切除淋巴癌后他活不過三個月時,他為了把病床讓給更有生的希望的戰友,張仲安堅定地要求出院復員回家。1980年,部隊把他安排到成都軍區新繁療養院終身療養,但他自愿放棄了終身療養的條件回到了家鄉。可回到青神縣的第六天下午傷病就又一次復發,癱瘓在青神縣醫院長期治療。

圖為張仲安在作主題報告

其實,早在北京解放軍總醫院癱瘓治療時,張仲安就用心苦苦思考,今后萬一長期癱瘓又死不了的情況下他的人生該怎么過?俗話說:“百病不如貧窮苦”,他唯一的生路就是從事科技知識的學習,把自己所學的科技知識用在消除人類貧困的事業之中。或許是因為他在學生時代就搞微生物發酵飼料養豬的歷史被記入了檔案,當時他在部隊受傷后,首長為了照顧他,就把他安排在部隊開辦的生產基地從事釀造醬油、食醋的工作。由于張仲安把釀造工作做得好,部隊領導為了讓他深造,還專門派他去過張家口國營酒廠學習發酵白酒技術。

經過無數個不眠之夜的冥思苦想,張仲安決定和妻子邱素枝重操舊業,從事穩中能賺的微生物發酵飼料養雞、鴨、鵝。想好以后說干就干,張仲安從青城信用社黃天成主任那里短期貸款購書訂報,癱瘓在病床上看書看報苦心學習鉆研,指導妻子自制微生物發酵飼料養魚、豬、雞、鴨、鵝、兔。由于他把住院期間學到的技術用于預防治療畜禽病,所以有效防治了畜禽病。自制生物飼料養殖成本又低,飼養的畜禽、魚肉質特好,所以他們養魚、豬、雞、鵝、兔多年從來就沒有失敗過,年年成功。在此期間,張仲安全靠自己養殖賺的錢,不僅還清了他多年來為治療淋巴癌所欠下的上萬元欠債,也還清了信用社的全部貸款。到了80年代末期,張仲安用微生物發酵飼料搞立體綜合飼養畜禽、魚的年收入已達10萬元以上。

為了解決農戶養禽抗病力差、成活率低的難題,張仲安癱在病床上搞科研所發明的孵禽薄水溫箱首獲中國孵禽箱專利權(這項專利的發熱原理后來又應用到了無鹽發酵上),不僅開創了全世界不用電、不用任何燃料升溫孵禽的先河,還帶富了全國數以萬計的脫貧致富者……。他癱瘓在床艱苦創業的事跡先后引起了當時的縣武裝部政委郭顯舟,縣科委主席汪林輝,縣畜牧局長尹定良,青城鄉政府黨委書記李樹清,青神縣委領導甕世林、胡龍賢等領導的高度重視,縣政府不僅為他的孵禽箱召開了鑒定會,還把他們夫妻倆都推選為縣、市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

醬人匠心 打造“翠微”原汁醬油品牌

有一次,當張仲安在政協會議上聽到老一輩領導談到青神縣當時的醬油、豆瓣生產廠家都不重視產品質量時,為了讓大眾能吃上無公害安全營養的醬油、醬類、食醋等調味品,張仲安決心要為青神人民爭口氣,重操在部隊時生產醬油、食醋的老行業。

由于此前他在北京軍隊醫院癱瘓三年之久,長年累月地接受為他治病的老醫生、老專家有關相關醫療、營養、飲食健康、食療祛病等知識的熏陶,所以他長期在治療他傷病的過程中就從醫理、食療上對健康食品就有著根深蒂固的意識。早在九十年代他打算從事釀造醬油之初,他就對全國的釀造調味品行業咨詢請教了十幾所大專院校、科研院所,后來他又赴上海拜師學藝,邀請老一輩釀造專家包啟安、袁耕謹、諸亮等來企業指點迷津。在發酵調味品的產品質量要求上,那時張仲安就站到了德國、日本等世界發達國家釀造醬油、食醋標準的高度要求自己。

釀造車間

張仲安在學習日本釀造專家中浜敏雄博士的釀造醬油學術論文時,專家的兩條觀點扎根在了他腦海里:一是機械化是生產不出高端醬油的,唯有傳統工藝才能生產出高端醬油;二是在釀造調味品發酵中,食鹽既能防止雜菌感染,又是抑制低溫蛋白酶、酸性蛋白酶等多種酶類將大豆蛋白質轉化為氨基酸、肽、氮等營養成分的阻礙物質。比如,當氯化物(鹽)達到6%以上,酸性蛋白酶、中性蛋白酶等酶類的活力下降80%,一般生產醬油的含鹽量在15—18%以上。可見鹽抑制蛋白酶水解蛋白質為氨基酸的影響很大。那么,在發酵過程中怎樣既能排除鹽對蛋白酶的抑制又能使醬醅不變質呢?他回想自己過去模擬牛(瘤)胃微生物發酵稻秸為生物蛋白飼料的技術也沒有用鹽嘛。牛(瘤)胃微生物能把纖維素含量高、低營養、貧蛋白、難消化的牧草酵解成富含菌體微生物的真蛋白飼料,難道就不能應用牛(瘤)胃微生物發酵的原理把纖維素含量極低,而蛋白質含量高的豆類轉化成氨基酸、肽、氮嗎?在九十年代初,張仲安就這樣用牛(瘤)胃微生物發酵的原理發酵成功了無鹽醬油,并在1998年第3期《中國調味品雜志》發表了“兩段發酵法釀制原汁醬油”的論文。

鹽是百味之首,正常人的飲食是離不開鹽的,張仲安采用前段無鹽發酵讓米曲霉、蛋白酶、半纖維素酶等多種酶類將豆類蛋白質轉化成多種氨基酸、肽、氮等營養成分形成后再分段逐漸根據需要(是普通醬油還是低鹽醬油)添加鹽后熟發酵,由于前段無鹽發酵排除了鹽對多種酶的抑制,使原料粗蛋白酶解率明顯提高,所釀造的醬油氨基酸含量、肽、氮等營養物質都高。

無鹽曬露發酵醬油在光合細菌的作用下更加速了多種氨基酸、肽、氮的分解、繁衍,且醬醅內各種醬類芳香物迅速形成無鹽發酵醬油特有的風味。1993年,張仲安把這種前段無鹽發酵、后段加鹽發酵的醬油取名為“翠微”牌原汁醬油。該產品一投放市場就備受消費者歡迎。在國家科委和四川省政府聯合舉辦的“1993全國新技術新產品交易會”上榮獲國家科委、省政府聯合頒發的金獎,并取得交易會專家品味第一、成交第一、銷量第一的豐碩成果。

面對災難不氣餒 企業“起死回生”

可天有不測風云,正值翠微企業不斷發展壯大之時,由于2008年5.12大地震,導致翠微廠房瞬間倒塌,機器設備埋毀,頃刻使翠微企業癱瘓停產。

這次大地震使翠微遭受了滅頂之災,許多人都斷言:翠微企業從此爬不起來了。

但面對巨大的災難,張仲安沒有喪失信心,也沒有向政府伸手,而是把自己置身于剛從部隊回到地方時癱臥病床的原點。回想過去經歷的不幸和種種坎坷,以及走過的創業路,

張仲安刻骨銘心地意識到,沒有誰能救得了我,只有靠自己或許還有一線“重頭再來”的希望,唯有憑借自己的知識和技術特長才有可能“東山再起”。回顧翠微創業所走過的路,歷來都是科技創新之路。重災之下,債主天天上門催債,真正要走出困境,唯有做最好的、最特別、最獨道,而且又最稀缺的營養健康產品,才能讓企業“起死回生”。

所幸的是,張仲安在北京總醫院接受淋巴癌手術后治療期間,醫生用竹汁液與中藥配伍長期讓他藥療、食療,不僅使他康復了身體,還使他后來用自身對竹汁液的體驗研究竹汁液的食療、藥療功效,發明成功“竹汁液的提取方法”,獲得中國發明專利,并被列入“國家級星火計劃項目”,榮獲“倫敦國際專利技術博覽會金質獎”。他發明研制的竹汁醬油、竹汁酒,還有竹汁飲品都含竹葉黃酮、有機鍺,而竹葉黃酮產品具有抗癌、抗氧化、抗輻射、降血壓等功效是世界公認的。張仲安想,他們生產的竹汁醬油和竹汁酒都是應用“竹汁液的提取”專利發明技術生產的,都是同行業無法媲美的創新技術產品,只要將這些新穎優勢產品做到極致,翠微企業一定能重頭再來,重振昔日翠微雄風。

讓他深受感動的是,在5.12大地震重災后,農業科技報社的領導給予了他們極大的同情和支持,經常在報刊、網絡上免費宣傳一等傷殘軍人張仲安發明的技術和產品。在《農業科技報》的引領和影響下,農村百事通、農村新技術等多達幾十家報刊、雜志也紛紛宣傳他的創業精神和企業產品。農業科技報、江西農村百事通、廣西農村新技術、重慶創業、北京創業致富指南等報刊雜志為他們災后推廣技術產品鳴鑼開道,為重振翠微企業功不可沒。在多家報刊雜志的宣傳影響下,企業生產的不用電、不用燃料的孵禽薄水溫箱、竹汁醬油、竹汁酒等專利產品推廣銷售到了全國多省區,從新疆、東北、廣西遠道而來學習技術購買產品的客戶接連不斷。他就是憑著自己發明的專利產品、與眾不同的獨特優勢在造福他人的同時自己也賺錢。在企業逐漸好轉后,張仲安主動去找貸過款的銀行一筆又一筆,一分一文不少的全部還清了所有銀行的貸款。截止2013年9月30日,不僅全部還清了銀行債務,還使翠微企業枯木逢春,走上了良性發展的道路。

致力于無鹽醬油研制 終獲成功

柳傳志曾說過:如果你是已經把一件事情做的很好,然后再在這件事上投入更多的精力,你就會把這件事情做到極致,在這件事情上你會遙遙領先大多數。

張仲安在1993年用無鹽發酵醬醅的主要目的是防止鹽對分解蛋白質的酶類微生物的抑制,用無鹽發酵來促進蛋白酶加速對蛋白質的分解,使醬油里有更多的氨基酸、肽、氮等營養成分,而將無鹽醬油應用于“三高”人群食療的觀念意識還不夠強烈。

中國醫藥科學院“國家十三五”高血壓重點項目總監盧專家在嘗到翠微醬油與市面醬油別具風味后,從2017年5月以來曾多次帶領專家團隊到翠微公司考察無鹽醬油的生產情況。他在考察期間談到:無鹽醬油可作為特殊醫學用途食品,無鹽醬油、低鈉鹽醬油、低鈉鹽功能性食品對高血壓、糖尿病應用于藥膳、食療康養方面具有巨大的作用;特別是他談到“全球百年減鹽革命失敗”、“只有無鹽醬油是世界難題”時,喚起了張仲安對無鹽醬油研發生產的強烈愿望。尤其是中央電視臺著名主持人白巖松談到:中國的高血壓病患者超兩億人,每年還在以1千多萬的人數在增加;中國的糖尿病人有9240萬人,現有1億4千萬人的血糖還在增高;中國的心血管病人患者超過2億人,占我國每年總死亡人數的31%;我國每年死亡人數中慢性病患者占總死亡人數的83%······ 這些觸目驚心的“三高”人群數字和因患“三高”病者的死亡數字,更加激起了他要只爭朝夕地加快對無鹽醬油、無鹽醬類、無鹽食醋等為“三高”人群提供康復、食療、祛病除疾的無鹽食療產品研發生產的決心,一定要不間斷地向著無鹽食品的深度和廣度進發,把無鹽食品做到極致。

接受媒體采訪

張仲安向中國農業大學副校長(右)介紹翠微醬油產品

功夫不負有心人,有志者事竟成。經過他們反復研究,通過不斷的探索和大量的實踐,終于成功研制出了造福人類健康的無鹽醬油系列產品,并且實現了以下幾方面的重大歷史性突破:

——以前他們生產無鹽醬油季節要選擇在冬季,現在一年四季都能生產無鹽醬油;

——以前他們生產無鹽醬油要在特定的室內和特定的設備內生產,現在在室外陽光曬棚內用瓦缸陶罈就能生產成功;

——以前他們是前段無鹽發酵,待產生出豐富的氨基酸、肽、氮等營養成份后再加鹽后熟發酵,現在在前期、中期、后熟全過程都能完成無鹽發酵生產;

——以前他們把無鹽醬油發酵成功后還要加鹽才能保存,現在把無鹽醬油發酵成功后不必加鹽,全靠優勢有益微生物就能保持無鹽醬油在灌裝前不變質;

——以前往往只能小規模生產無鹽醬油,現在可以做到生產規模越大,生產安全系數越高,生產成本越低。

醬人匠心,對生產高品質無鹽醬油的“偏執”,已成為翠微企業的信仰和根植內心的質量文化。

用傳統曬露方式釀造無鹽醬油,出神入化、心領神會的手工操作妙法是機械化流水線無法替代的。因此他們的工人也是經過嚴格培訓,千挑萬選出來的。每一道工序的每一個細節具體掌控操作恰到好處,不是用機器可完全解決的。

無鹽發酵對有益微生物酶類分解原料蛋白為氨基酸、肽、氮等營養成分有利,但如果不能防止雜菌的污染將前功盡棄。

一百多年來,國內外從事醬油、醬類生產的業界專家、學者都在探索研究發酵豆制品,以擺脫食鹽對酶的抑制作用的研究,但均未有突破性成效。1957年,我國從前蘇聯引進的提高醬醅發酵溫度至55—70℃,以抑制雜菌污染的方法生產無鹽醬油,事實證明高溫使蛋白酶、酵母菌等失活的方法是失敗的。日本人采用防腐劑法如氯乙醇、水楊酸、亞硫酸等代鹽加入發酵醅中,用以防止腐敗,但產品無醬香味,還有酸臭味,且這些防腐劑都呈現毒性,就連日本至今都不允許生產。張仲安先后兩次郵購美國自稱的無鹽醬油送權威機構檢測其含鹽量達17.9%,美國的無鹽醬油顯然也是假貨。

大量事實表明:目前不只是我國,就是在英國、美國、日本這些發達國家仍然沒有無鹽、無合成化學替代鹽在一年四季都可生產的天然微生物發酵的無鹽醬油、醬類、醬腌泡菜技術。翠微企業研發的無鹽醬油技術,既不添加合成防腐劑,也不因升高溫而增加能耗,還防止了環境污染,具有多菌種常溫發酵的特點,完全擺脫了食鹽對酶的抑制作用。翠微企業生產的無鹽醬油多次送權威檢測機構檢測鹽(氯化鈉)含量為0,且氨基酸含量高達1.2以上,傳統醬香味濃厚。鮮美的天然微生物發酵無鹽醬油,為預防高血壓、糖尿病、心腦血管疾病為首的“三高”,以及腎臟病等慢性疾病進行低鹽、無鹽康復食療人群帶來了意外的驚喜和福音。

天然微生物發酵無鹽醬油的研制成功,為大豆發酵醬油、醬類的功能性和食療食品開發奠定了基礎,填補了世界無鹽微生物發酵醬油的空白。無鹽發酵醬油、無鹽發酵大豆醬、無鹽發酵醬菜、泡菜是一個極具潛力的食療領域。從此,無鹽發酵豆制品也將作為有效促進人體健康的功能食品被重新定義和熱寵。

法国网球公开赛直播